联系我们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热线电话:  400-150-1169
 
物流行业
物流快运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详情
拯救斗鱼里的未成年人:网课隔壁就是擦边球主播

作者:2号彩票-2号彩票官网-2号彩票app-2号彩票下载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29 13:04:07

  “欢迎新进来的老板,(刷)一个飞机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的。”一位二次元女主播在直播间,娇嗔着说着这句欢迎语。

  近日,虎牙斗鱼、花椒等直播平台被新华社点名:平台的青少年保护模式流于形式,存在未推出强制实名认证、诱导打赏等问题。

  除了“金钱”损失外,更多潜在风险在此时尤其揪着家长的心。有家长向燃财经反映,疫情期间孩子不得不使用直播平台上网学习,但这些平台内容杂乱,十分担心孩子看到一些不健康的东西。

  疫情期间,各大直播平台纷纷向中小学生开放了直播教学功能,其中不乏垂直类的秀场直播平台,如斗鱼直播的“在线教育”栏目就为中小学生们新增了3000多个直播间。殊不知危险就在这些直播间的身边。

  多位用户向燃财经反映,在线教育栏目旁的二次元区里,多为“封面香艳”的女主播,而且会被平台重点推荐在首页。燃财经进入直播间发现,不同于一般主播,这些女主播多是以露骨、暧昧的语气“求打赏”,打赏回馈除个人写真外,还有一些不可描述的“福利语音”和“福利小视频”。

  在蹲点过程中,燃财经发现,平台虽有“超管”巡房,但一般只是短暂地封禁,过后都会恢复如初。另外,尽管斗鱼平台上专门为未成年人开设了青少年模式,但并未严格按照实名制管控,个人资料即使填写未成年的年龄信息,系统也不会自动跳转青少年模式,需要手动设定。

  当“擦边球”主播碰上流于形式的未成年人保护机制,潜在的风险被几何倍地放大,而背后是剪不断的利益关系。据燃财经了解,在主播和平台之间还有公会组织,这些主播一般挂靠在公会旗下,三方进行分成,公会、平台五五分,公会再从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打赏费分给主播。

  而斗鱼作为平台方,面临着营收和用户增速放缓的压力。斗鱼上市后公布的财报显示,营收方面严重依赖直播业务,占比高达90%以上,与此同时,斗鱼的用户增长已露出疲态,增速低于同类型直播平台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称,一般来说,主播的个人行为不需要平台承担责任,但如果平台在已知情况下,暗中纵容,甚至给予一定的流量支持和激励,则另当别论。

  常规意义上,二次元直播多以Coser舞见、声优、有声漫画、虚拟偶像等节目为主。但在斗鱼的二次元区,“以‘卖片’为噱头吸引用户打赏得来的费用,现在已经占了流水的大头,所以超管就算知道这个东西很恶心人,也不能管。”贴吧内的一位网友吐槽道。

  网友所说的“卖片”是指穿着暴露的女主播在直播间内以不可描述的资源为诱饵,诱导用户刷礼物的行为。

  在斗鱼的二次元栏目中,位列小时榜榜首的是一位名为“酥麻软绵奈奈酱”的主播。燃财经在连续多日的下午两点左右进入其直播间,发现这名主播都是“正襟危坐”,嘴里说着:“一个飞机就100鱼翅(100元),送了的老板点击主播的头像聊天私信就可以了,跟跟风、试试水、凑凑热闹。”

  经燃财经体验,先是充值刷飞机,完成后点击主播头像私聊;主播会发来一段文字,表明“一架飞机只是‘试听’”,想解锁更多惊喜,需要补四发飞机,相当于刷一个价值500鱼翅(500元)的火箭,该福利需要加QQ好友领取。燃财经按照主播的要求添加其QQ好友后,再次收到了一段文字和一个加密的网盘链接。

  网盘链接中只有一段疑似“磕炮(网络词汇,指与性有关的声音行为)”的mp3语音和一张引导继续付费的文字图片。

  这段文字中,多处提到了“群主”一词。当燃财经向其询问如何入群时,对方甩出了一张支付宝收款二维码,表明入群门槛200元。

  “刷飞机可以干啥?” 女主播的直播间内,不停地的有网友留言。女主播的回答一般是,“有什么直播间里说不了,说了直播间就没了,怎么样也比你在其他地方送了(礼物)什么都没有强啊。”

  与此同时,一些色情和诈骗产业链正在借助互联网平台疯狂导流。在直播间里,一位倒卖主播资源的网友,就试图向燃财经推销售价188元的资源包。他自称资源包里有各大直播平台的女主播火箭超火资源,“加起来有几百部种子”。

  至于来源,对方表示是“前阵子好这口,前前后后刷了4万多的礼物”换来的,随后向燃财经展示了一些付费购买资源的红包截图。

  “我们不能让互联网直播变成互联网+色情和互联网+诈骗的导流平台,古代有专门招嫖的青楼,而现在这些黄色产业开始进入互联网,在一些管控不严的平台上面充分展示,形成了‘云青楼’,必须加大打击力度。”朱巍说。

  引起燃财经注意的是,在一段女主播直播的过程中,多次有弹幕提到“超管来了”。

  另一位名为“好H好女杀手”的人气女主播在直播间里提到,“最台严得要命,跳舞区的主播都在放视频,形势所迫今天搞个活动,这钱赚的也太难了,每天被扣分。想要了解的哥哥们,就来个飞机。”

  “像我这种‘擦边球’主播真的是活不下去了”,这位女主播称,平台这轮严查会持续到4月底。

  对女主播的监管来自“超管”,是斗鱼官方面向热心观众招募的监测人员,他们负责对不良内容进行监控和管理。在燃财经蹲点过程中发现,虽有超管巡房,但即便主播存在明显违规行为,大多也不会采取直接封禁的严厉措施,一般只会扣分警示。另外,从斗鱼直播间分值管理体系的规则来看,被扣分主播可通过规范直播行为等方式涨分。

  “现在巡查已经很少用人来巡查了,都是AI来巡查。”朱巍告诉燃财经,AI可以巡查到敏感词和不合规裸露的部分,出现问题之后,再交给人工处理比较严谨。而仅用“形式主义”的人工巡查,可能是平台也在打“擦边球”。

  “16(岁)可以吗?”在“酥麻软绵奈奈酱”女主播的直播间里,一位用户这样提问。

  此前,已有不少“中小学生打赏网络主播一掷千金”的新闻报道。而一位斗鱼用户向燃财经透露,二次元直播间里有很多未成年人。

  朱巍告诉燃财经,根据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法规定,如果是涉及到未成年人观看的情况,相关人员可能要面临被治安拘留的制裁,情节较为严重的情况下,还可能涉及到传播淫秽物品罪。

  早在2019年7月,就发生过一起学生家长对平台主播的诉讼。这名家长称,自家孩子只有17岁,却可以在一名ID为“TD正直博”的主播房间内,观看大尺度低俗表演,画面不堪入目。彼时,斗鱼平台对该主播进行了严厉的封杀。

  但时隔半年后,燃财经在斗鱼直播间内发现了该主播的身影。这名主播继续使用原ID,这次化身“网恋教父”,教学如何“约妹”。

  疫情期间,线下机构无法复课,授课形式转到线上,斗鱼也应声为全国的中小学生和教师提供了直播教学平台。这期间在斗鱼上进行网课学习的学生撑起了日均UV的增长。

  斗鱼“在线教育”板块的负责人曾向媒体透露,在疫情之下向中小学开放平台的这段时间,斗鱼每天最多增加了3000多个直播间,是去年同期新增直播间的7倍,开播时长、日均UV均有大幅度提升。

  事实上,斗鱼早就盯上了教育板块的流量红利,曾在2016年大招旗鼓地搞了一波在线教育,当时推出了“鱼教鱼乐”板块,不过随后销声匿迹了。

  打开“在线教育“的板块,燃财经发现除了一些网课外,还有一些讲“鬼故事“的高人气主播和UGC自媒体号。不禁令人生疑,在斗鱼直播首页,“二次元”和“在线教育”处于相邻的位置,而在线教育的范围又如此之广,学生真的是来上网课的吗?

  “疫情在家,学校要求孩子上网课,但具体他们都在看什么,谁都不知道,现在的直播平台太杂乱,十分担心一些不健康的网络内容会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。”一位中学生家长向燃财经表达了这样的担忧。

  在登陆斗鱼的账户时,燃财经发现会跳出一个手动选项——是否选择“青少年模式”,不过没有强制要求未成年人进行实名认证。也就是说,未成年人选择青少年模式全靠自觉。近期新华社的报道中也指出,在斗鱼平台上,个人资料即便填写未成年人的年龄信息,系统也不会自动跳转青少年模式,必须手动设定。

  斗鱼的青少年模式下的直播界面,只保留了“科技教育”和“正能量”两个板块,且取消了充值打赏、弹幕评论、互动这些功能。不过在“正能量”板块中,仍存在户外主播。此前因大尺度低俗表演被封禁的户外主播“TD正直博”也出现在了该板块中。

  以上限制对青少年有一定的保护机制,但问题在于,用户随时可以点击评论区下方的“关闭青少年模式”,只需要输入密码就可轻易切换回非青少年模式。

  针对直播平台的封禁套路,朱巍对燃财经表示,根据2016年国家网信办出台的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》第十四条和十五条相关规定,对于违规主播,应当视情节采取警示、暂停发布、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,及时消除违法违规直播信息内容,保存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。与此同时,平台应当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,对纳入黑名单的主播禁止重新注册账号,并同时禁止其在其他平台再次复播的行为。

  但事实是,平台为了吸引流量,把封禁的主播多次解封的情况并不少见,甚至会形成一定的流向,如部分主播被大平台封杀后,会现身一些中小型平台,继续野蛮生长。

  “国家网信部门也应该出手管管了,这类主播应该被永久性地跨平台封禁,而且应该建立平台和主播双向黑名单的机制。”朱巍说,平台没有做到依法管理,需要承担一定责任。

  同时,他提醒家长,需要密切监督孩子的作业完成情况,以及使用手机的动态,而不是单纯地把责任推卸给社会商业化平台和学校。

  多数大主播背后都有公会扶持(公会名称会显示在主播ID后缀)。燃财经发现,二次元区排名靠前的“擦边球”女主播多数都加入了公会组织。“主播个人的能力有限,一般来说需要靠公会给予流量扶持,推荐主播上热门。” 签约公会的主播吴凡告诉燃财经。

  斗鱼App中关于公会入驻待遇的说明中提到,公会主要依据旗下主播获取的礼物收益来计算分成,与平台各分成50%。据燃财经了解,公会会将50%中的一部分分给主播,至于分配比例,各家有所不同。

  此前,在2019年Q4的财报分析师会上,斗鱼管理层表示,短期内,斗鱼50%的分成不会改变,但会在特定活动期内,对重要主播、公会进行激励。

  公会赚取的是旗下主播的分成费,而平台除了与公会分成外,还会向公会收取一定的注册费和年费。“公会和平台签约时,首先要给平台一定授权费用,往后每年都要交一次费用,每个公会的费用从几十万到几百万都有。” 吴凡介绍说。

  而在斗鱼的打赏生态中,二次元区的“擦边球”内容带来的流量和打赏费用相对可观。

  根据斗鱼官网发布的历史公告显示,早在2018年开始,二次元区就出现过打“擦边球”和ASMR(颅内高潮,软色情)的直播内容。但是最近,燃财经发现,在斗鱼二次元区Banner位推荐的主播是“酥麻软绵奈奈酱”,这名主播多日在斗鱼平台的一项比赛中排名前三。按照这项比赛的规则,参与联赛的所有主播,每日礼物打赏的流水需要保持在5000鱼翅(元)以上。

  多位用户表示,斗鱼的二次元区已经沦为“擦边球”主播们的聚集地。而流量扶持的官方行为背后或是斗鱼正面临多重危机。

  查看斗鱼上市一年来的财报数据会发现,直播业务在其收入来源中占比超过90%。斗鱼最新发布的2019年Q4季报显示,其直播收入约为18.9亿元,占比91.7%,同比增长84.1% 。

  而打赏分成又是斗鱼直播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,尤其是平台流量扶持下的头部大主播。冯提莫、张大仙、二珂、纳豆、小缘等知名大主播的出走,给斗鱼造成的损失可想而知。

  对于大主播的流失危机,斗鱼管理层在2019年Q4财报会上的解释是,目前在合约期的主播不会受到影响,市场上没有在合约期的主播也相对较少,因此不会形成竞争态势,而斗鱼前100位的大主播都已完成了五年合同的换签,有的甚至与斗鱼合资成立了公会,深度绑定。

  以2019年Q4为例,与同类直播平台的财报对比,斗鱼的MAU(月活)为1.65亿,较上年同期增长8%;虎牙MAU为1.5亿,较上年同期增长28.8%;B站MAU为1.3亿,同比增速达到40%。相比之下,斗鱼的注册用户数虽然整体高于虎牙和B站,但增速明显不及另外两家。

  多重压力下,涉嫌“擦边球”的直播内容所收获的流量和打赏分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而平台作为最大的利益关联方,是否要承担责任,又应受何监管呢?

  朱巍告诉燃财经,严格意义上,互联网平台提供的内容实际上是网络信息服务,而不是内容,在平台上出现“涉黄”内容,应当属于主播个人行为,平台不需要承担责任。但如果平台在应知或已知的情况下,纵容该主播的个人行为,或者是给予了一定的激励和流量扶持则另当别论,另外,如果平台的举报机制形同虚设,平台也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
2号彩票-2号彩票官网-2号彩票app-2号彩票下载